隔窗有野月色開飯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Project


9月邁入第三周前,活化廳最後一樣重頭活動,本來想是終極版日日益街坊,但最終還是(似網友建議的集大家六千蚊成立社運基金的意念)選擇集腋成裘玩鋪勁,把「迎中秋」活動加重料來搞。
社區藝術搞節慶,說到噱頭裝置,今天其實難敵的對手,是各式的商場、旅遊協會和貿發局的節慶show。然而,商場搞節慶,無非為推動消費氣氛,heart(心)卻是不賣錢的,政府裝模作樣的,也河蟹不會有edge(棱角)。我們作為社區street artspace,盼望在中秋,談一談團圓的真正意義和價值,人與人的社會共契。
兩條主線活動,一是月下開飯,一是活化餅。

月色開飯

每月一趟的「隔窗有嘢」9月壓軸請了梁惠敏和一代人公社來搞嘢。阿敏想到這時間剛接近中秋,不如將活化廳活化成街坊鄉里的開飯地方,好像以前村落每逢節日婚宴,村民街坊都會在家的門前預備飯局,一眾幾十人忙着切菜洗菜炒菜分菜,然後將菜送到隔離鄰舍家,請他們來食飯團聚歡暢。假如將這情景活現在活化廳都蠻有趣,現代式的大玻璃幕、不寬敞且帶政府規管的街道上、大車小車密集地來來往往,這好像不太合適,然而這正是現在的上海街(香港)社區!
合不合適這問題視乎我們重視什麼,堅持把它活現出來。

國際化鄉里教煮菜

搞場【開飯】首要考慮的是邀請上海街及附近的街坊鄉里,如果以鄉里來構想街坊的身分時,就會發現這含香港及以外的世界版圖﹕中國大陸、巴基斯坦、尼泊爾、泰國、菲律賓、印尼、印度……他們都是活化廳的街坊!都是香港人的街坊!他們不論在香港居住了多少年,是什麼原因來到香港,他們已在香港落地生根,返學工作娛樂生活。我們應該開心見到只是一條上海街,已感受到亞洲的視野和文化。
這飯局其一特色是邀請不同的鄉里來教做撚手菜。當邀請菲律賓的、泰國的、巴基斯坦的鄉里時,她們都顯得高興樂意,另方面覺得奇怪,因為她們的文化裏是沒有中秋節。中秋的由來當然是從中國某特定時空處境而來的傳統,不過既然在同一天空下分享同一月圓,那需要分別這是你的我的。於是,不同鄉里便會就各自的節慶中最好味最特色的食物在飯局分享,教大家製作,透過用手製作而不是用錢消費的經歷,親身體會彼此鄉里的人.情.味。

新界鄉里同交流

飯局的第二特色是材料來自社區。食材來自社區,收集碗筷廚具也來自本社區。飯局中亦邀請了來自大嶼山和屯門的鄉里來交流,因為在她們屋企有自家種的蔬菜,讓城市的上海街街坊可嗅一嗅新界的大自然氣息,了解日常飲食的材料由來。大嶼山的小明將為飯局製作焗薄餅,材料來自她種的各式香草和蔬菜,小明說她煮食的態度是材料大部分來自本地,所以她不會用外國飛來的芝士,這次的麵粉都會在上海街購買。
另一名是來自屯門的愛華,江西人。她是「快樂廚房@社區」的搞手和煮手,吃過她的菜的人嘴邊都一定彎彎笑。她煮的食物超好味,是因為吃出真味道、裏面含多層次的複雜感、簡單餸頭餸尾的千變萬化,以及她細心安排和考究的配搭,既健康又豐富,讓人吃出由心來的快樂,這亦是愛華的煮食堅持。這次她會在場即席示範製冰皮月餅,其中一款材料是自家種的桂花。
最後,飯局的甜品是來自上海街附近某青少年中心的90後青年,教街坊製作酒釀丸子。絲絲的甜帶我們延伸飯局的想像,採取更多不可能的行動。
這是一場有態度的飯局!

皎月蒙污 自由被卡

隨着堂堂正正的「黑影論」和「垃圾論」,香港進入警監社會(police state),失去的,實在太多,包括各式各樣的自由﹕穿tee的自由、採訪的自由、用公眾空間的自由,當然也就包括向權貴表達不滿的自由。就如麗港城六四T恤男所講﹕「高鐵事件我冇出嚟,天星碼頭事件我都冇出嚟,我只係一個普通人,我要搵食。到現在,當我想發聲的時候,已經發現這片土地已充滿白色恐怖,已唔到我去表達意見。」見地猶如納粹後的一段神父的自省,果真「誰,不是天安門母親?」

投訴噪音 鄰友宜親自前來

記得去年中秋,活化廳找來廟街樂師,被人當噪音投訴。上個月,警察又來公園警告我們駐場無家藝術家市村美佐子的公園大食會。查詢當日警員報告,警方投訴編號11025046案件報告轉述紀錄如下﹕
「收到滋擾投訴,同事去到咸美頓街公園,睇到有人傾計、食野、無人唱歌,有張1米乘3米的枱,枱面有食物,枱屬於上海街404號,職員將枱搬回入室內,職員拒絕提供個人資料,案件完結,無進一步行動。」
轉述報告給我們的警員所按加的評述是「案件性質輕微」,基本上正跟我們當日拒絕提供個人資料之理由不謀而合,可惜當日卻因市民被要求交出個人資料作紀錄好交差的例行公事化,造成雙方大量寶貴精神的浪費。應付警察,市村美佐子的確是高手,她的妙語話齋﹕「What's the problem? No Problem? Okay! Bye Bye!」
至於投訴人,我們這裏誠心呼籲,希望日後別事事通過警方來介入社區本可自理的街坊事務,改而自行前來,與你的鄰友面對面相洽你遇到的問題,你或者會有意外的發現和收穫,因為我們,比你的警隊更熱切提供協助。

活化餅﹕團圓的皮和餡

活化廳作為藝壇亞茂,搞笑議政組織,眼見每年的中秋只有愈來愈「難過」,香港確實窮到只剩下派錢時,我們以「無嗰樣,整嗰樣」的態度來整「活化餅」,借來幾個社會起義的圖案設計(包括﹕「反高鐵」、「反廿三」條立法、爭取「普選」鳳凰,以及反「超錯」政改)挪去整月餅。

重塑團圓象徵

沒有陳豪的廣告谷銷,沒有廣大的銷售點,更不用分毫,只要是來到參與我們為社區聚首的中秋活動【月色開飯】及晚會的朋友,便有機會免費收到此份祝福。(或許用免費這字眼都稍嫌把看倌的視線移偏了,重點應該是聚在一起分享,增強社鄰關係。至於說有機會而不是一定,明顯是因為資源有限,派完即止啦!)
月餅之象徵「團圓」,其實和民間起義推翻政權的故事互為表裏。在沒有太平盛世,無處有靜土的社會,月餅所象徵的團圓,在商業為主流價值觀的洗禮下,已被大集團廣告改易包裝為象徵親情與愛情的團圓所蓋過,「禮」也同時被商品化。

重倡社會倫理關係

在這角度下,活化餅誠聘上海街雕模師傅雕模,再聘小型連鎖餅店龍珠及社區網絡組織土作坊焗製傳統及有機月餅,活動本身召回月餅所象徵的團圓在政治及社會層次上的意義,成為重倡社會倫理關係的藝術行為(art practice)的棋子與食糧。

月餅畫

自從街坊口中知悉過去大酒家會以滲入時事議題的大型戶外月餅廣告來吸引途人,我們一直在盤算如何跟進,我們遇上的一名前輩月餅畫師傅,也可惜始終不肯留下聯絡。斷斷續續的找資料下,黎健強就為我們提供了這幀舊照片。今天,你若見到如此的月餅畫,你會向淫審處舉報不雅嗎?或者你覺得創作人需要自我送檢?香港其實進步了什麼?退步了什麼?其實審裁處要作的,是以社會上普遍接受的道德、禮儀及言行標準詮釋淫褻及不雅的含義,故我們市民大眾究竟如何想,敢於表達,才真正重要。至於新創作,我們邀得藝術家李靜嫻為我們作了個「憤怒鳥」版的辛卯中秋剪紙圖。

後記

活化廳這次再獲香港藝術發展局續約,很多人知悉後頗感振奮,但實際上,我們未見藝發局架構上有什麼改進,如評審團中仍包括官方委任的某政黨成員。革命尚未成功,大家就仍要努力了,有緣者,江湖再見。
mingpao 9/2011

search: